欢迎参加第十四届IFOSMA大会暨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CAOS)关节与运动创伤高峰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门诊预约
网站首页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赛事保障及世界各地游记>>世界各地游记
发表日期:2006年4月3日     更新日期:2006年4月3日      作者:陈世益   编辑:webmaster   有8486位读者读过此文 

青藏高原游记

(2001年10月于上海)

青藏高原这片神秘的土地,被誉为世界“第三极”,一片净土,千百年来不灭的神奇魅力;藏民族灿烂的古老文化,更与这片浩渺、玄奥的土地融为一体,透着神秘、刺激和诱惑。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梦,驾车游历青藏高原。20019月,终于有了这个机会,我荣幸担任由我国主办的青藏高原国际自行车公路越野赛医务监督,兼任美国队医生。开始了历时11天的高原历险。九月的青藏高原更是西藏旅游的黄金季节,不仅气候宜人,而且还可领略千姿百态的藏族节日和风情。

踏上了神秘之旅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挑战极限的体育探险,所谓“探险”是指为期11天的公路自行车锦标赛在世界屋脊举行,这在世界赛车史上还是首次。在这片平均海拔4000,较平原缺氧47%左右的高原上,不仅人类的生存已成问题,更何况每天70-120公里的骑行竞赛,300-400公里的驾车,更是挑战自身、挑战极限的体育探险。为了确保比赛的绝对安全,组委会从北京、上海大医院挑选了4名教授级的专家医生、6名护士,组成医疗抢救组。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等首都主要媒体全程追踪报道此次赛事,公安车全程开道,所经过的城镇道路交通管制,三辆应急卫星转播车和供应车,三辆救护车,大小车辆共40辆,排成绵延2公里的车队,蔚为壮观。

比赛从青海西宁出发,从西宁到拉萨全程2200公里,途经过美丽的青海湖,夜宿神秘的鸟岛,从茶卡往西南穿越800公里柴达木戈壁盆地,夜宿沙漠小城德令哈市,在昔日军事基地大柴旦稍事休息后,穿越世界最大的高原盐湖和万丈盐桥,到达青藏铁路起点格尔木市。在格尔木休整一天,做登山前的准备。从格尔木出发,到拉萨还有1150公里,海拔逐渐增高,平均海拔达4400,是整个青藏线最艰苦的路段。翻越海拔4700多米的昆仑山口,驱车行驶在5010的风火山麓,穿越气候变幻莫测的五道梁,夜宿4600多米的长江源区沱沱河兵站,沿通天河驱行,在翻越5400的唐古拉山口之后,开始进入美妙神秘的西藏地界。

以唐古拉山、昆仑山、念青唐古拉山组成的横贯天宇屏障将青藏分开。与青海相比,西藏更为美丽,到处见大片的绿色草原,湿地,可以与牦牛做伴,和羊群并行;可以看到稀有的藏羚羊的矫健,藏獒的凶猛、凸鹰的孤骜。蓝天白云下,变幻莫测的玉珠峰,人迹罕至的沱沱河,宗教神秘的天葬台,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西藏高原沿线蕴藏着丰富的以岩浆为主的地下热源,有世界罕见的间隙喷泉,从远处看,地热从地平线喷出形成一条白线,将天与地连接起来,奇景令人叫绝。

第一、二天的比赛沿着美丽的青海湖进行,青海湖湛蓝无垠开阔如海,无际草原绿色风絮,成群牛羊点缀着绿荫草原,悠闲而又宁静, 沿途风景迷人。我们的车队在草原上奔驰,只有那些好动的野兽不时打破寂静的气氛。棕色的野驴是长跑能手,十几头、几十头的野驴,会毫无顾忌地与车队赛跑;有时,在汽车前方公路上,会挑战式地突然横穿一群野犀牛,可能跑的急,在柏油马路上摔成一片,我们的车队不得不嘎然刹车。成群结队的黄羊和藏羚羊,是荒原上最常见也是很胆小的动物,它们不时仓皇地越过公路,箭一般地窜向草原深处,跑到远处脱离了危险,它们会停下来瞪着惊恐的眼睛继续监视着我们的动静,直到它感觉不到威胁时,这软弱的动物才会悠闲地去寻找食物。

第三、四天开始进入茫茫戈壁滩,荒凉的黄沙飞石,变幻莫测的高原气候给这段壮观的行程增添了许多苍凉和艰苦。当我们横穿柴达木盆地,单程近千公里,公路两旁土地荒芜一片,土质沙化严重,就连惯生于戈壁滩上的耐旱植物骆驼刺都难见踪影。红褐色的山土极为松软,与砒砂岩一般无二,看不出一丝生命迹象。这段行程令人生出无限凄凉,很多感慨,昔日有聚宝盆美誉的柴达木盆地,如今生态日益恶劣。唯一令人兴奋的是我们驾车穿越42公里长的高原盐湖和万丈盐桥,蔚为壮观的万丈盐桥,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无限风光。

第五天我们到达美丽的沙漠城市格尔木,这是青海省一个新兴的美丽城市,西北三省进入西藏的交通要道,城市繁荣整洁,这儿的商业和服务业十分发达。由于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建设从这儿开始,建设指挥部设在这儿,筑路工人、商人、女人、旅游者,南来北往的人,怀着各自目的汇聚到这儿。从格尔木往上走,就没有了城镇,筑路大军从这儿出发上山之后,数月才能下来一趟,休息调整,格尔木俨然成了开发西部和西部淘金者的乐园。我们全体人员在经历了5天的沙漠风暴洗礼后,在这儿休息一天,体检,积蓄体力,准备粮草,保养汽车,准备最后5天最艰苦的冲刺。在这儿,我亲眼见证了美国队队员获知了9.11事件后的巨大的悲痛和情绪波动,所有的美国运动员都哭了,十分伤心地哭,所幸总算平安度过那段悲伤的日子。

难忘的高原经历

整个青藏高原行程,更多的是困难、危险和困苦。第七天,我们进入真正的青藏公路,首先是变幻莫测的高原气候,高原的昼夜温差很大,9月的白天温度在3040度,但到了晚上气温往往降到零度以下。早晨起来,窗外已挂起冰凌。高原紫外线辐射量很高,刚才还是热辣辣、耀眼的太阳,照得车厢如同蒸笼,很多人被晒的脱皮,恨不得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转眼间头顶一片乌云漂来,前方一片漆黑,冰雹、雪花、豆大的暴风雨说来就来,几分钟之内气温聚降至零度,我们赶紧穿上事先准备好的滑雪衣帽,停车开灯,发动机不能熄火,所有运动员撤入车内。在这高原地区,那可是生命悠关的大事,不能没有动力,更不能患病感冒,一旦感冒就意味着高原反应,可能发生的脑水肿、肺水肿、甚至死亡。一旦发病,那可是一个绝对无助的地方。高原气压低,汽车熄火后可能难以再点火。

住宿是大问题,由于11天的行程有3天是在无人区穿行,沿途没有宾馆,所以只能住在兵站里。兵站是什么概念?可能大部分人并不了解,那是驻守边疆的士兵、汽车兵上下高原的临时落脚地,由于气候,交通,能源及供水等问题,有些兵站条件十分艰苦。一床被子,南来北往的人使用了一年,也未曾洗理,很脏,但你不得不用。因为高原晚上气温可能降至零度以下,冻不起。有几天,由于供水紧张,我们无法洗澡洗脚和洗脸,晚上九点钟熄灯后,一房间8个人,8双臭脚,夹和着烟味,难以入睡。第一次进入4000以上高原的那个晚上,半夜里,我被一阵窒息感惊醒,黑暗中坐起身望过去,满屋子八条汉子个个都醒着,在各自的床上坐或躺着,有人在吸烟。

翻越海拔4700的昆仑山口时,公路左侧的山坡上有大片墓碑,公路右边有两块醒目的纪念碑让人肃然起敬。一块是为了纪念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党工委书记楚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而被偷猎者枪杀;另一块纪念碑是为了纪念20005月在攀登海拔6700的昆仑玉珠峰时殉难的5名北京大学学生而设。墓碑前五色的风马旗杆,在昆仑山口的寒风中唰唰飘动,象在诉说昆仑山古往今来的悲壮故事。我们所有人员到此后都自动下车,低头向长眠此地的勇敢先驱者致敬,抬头眺望附近高耸入云、冰雪雾绕的神秘玉珠山峰,寻找传说中的玉珠仙女,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最艰苦的一个晚上,是在海拔4600的沱沱河兵站渡过的。第二天就要翻越本次旅程最高峰唐古拉山口,过了山口就是西藏。很多人开始有了严重高原反应,也是医生们最忙碌的一个晚上,有位女护士病倒了,头痛欲裂,呕吐昏睡。半夜里,我被叫醒,一位美国人、二位荷兰人也有了高原反应。我忙碌了大半夜,自己也开始有了高原反应。没有电话,手机没有信号,没有电视,也没有电灯,只有满天星河。可能空气清洁度高,离天近,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似乎比在平原看到的大而明亮,照在屋外一片苍白。长江源头的沱沱河在月光下静静流淌,很多人睡不着,到室外去看星空,看沱沱河,但一会儿就冻得躲回屋内。不远处通天河的轰鸣声让人特别想家。

第八天,翻越唐古拉山口,这是青藏公路的最高点,海拔5400。到达山口后,全体人员下车合影留念,举行青海-西藏公安交接仪式。为了体验如此高度的生理反应,我们下车活动,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走三步,喘一喘”,这话一点不夸张。我们十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山口树立了一块事先制作好的二平方米左右的石碑,祝愿我们这次200多号人员顺利翻越唐古拉山,也为今后的赛事树一方纪念碑。这可是令我们的下一辈子孙引以为荣的事,很少人能够有此经历。在这儿,我们遭遇了冰雹的袭击,真正鸽子蛋大小的冰蛋,打在头上起血肿,落在车顶如擂鼓,非常吓人。令人惊奇的是,在这么高度的山口上,还住着一户藏民,他们以采集雪莲为生,将采集到的雪莲卖给过往的旅客,每个雪莲1元人民币,没有讨价还价余地,居然生意不错。

请保护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

西藏段的路况较青海路段稍好些,沿途经常见到环保告示,“请保护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写的十分感人。我们的车队在出发前已三令五申这个环保计划,每辆车子都配备有许多垃圾袋,专门收集各车生活垃圾。汽车行进当中,领队经常用步话机提醒每辆车子上的人员勿乱扔垃圾。每当到达一个休息点后,车队的大型补给车就会开过来收集垃圾。我们做的很好。但遗憾的是,沿途公路两旁仍然可以看到早些经过的游客扔下的一些难以降解的塑料袋和空瓶子。

进入西藏后的第一个晚上,住在那曲宾馆,我们大家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大吃了一顿,仿佛又回到了城市,尽管那曲市只有二万人口,但那种久违了的感觉,使我们深有感叹,“城市,使生活更美好”,正是上海市申请2008年世界博览会的主题。

在那曲附近,有一片神秘的土地——羌塘草原无人区。那里海拔平均约5000多米,地域辽阔,横跨阿里、那曲两个地区,而那曲地区所管辖的无人区,则是羌塘文部草原的木嘎雪山以北,双湖草原的沙江北面那片土地,面积约10多万平方公里。我们经过了那片无人区草原,原来的一座公路桥,几天前受洪水冲击倒塌,我们经过时,洪水已退去,但桥没有修好。我们的车队只能从河水里慢慢开过去,有5辆车子在水中抛锚。大家只好下车推行,前方大卡车牵引,浩浩荡荡的车队花了5个多小时才过了河。

最后一个晚上住宿当雄,当雄距离拉萨150公里。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有丰富的地热和温泉资源。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时间享用。

最后一天,所有运动员荣誉骑行进入拉萨市,热情的拉萨市民倾城而出,用哈达和酥油茶欢迎英雄的体育健儿到达阳光城拉萨,西藏自治区主席在市中心布达拉宫广场举行了隆重而又简短的欢迎仪式,晚上在自治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宴。

接下来的几天,应该是真正狂欢的几天,由于急着赶回上海,我没有尽兴,只能走马观花游览了布达拉宫,大昭示,八角街,色拉市,罗布林卡……还有许多历史、风情和购物没有完成,留下一些遗憾,但我相信我还会再访西藏,探寻她无尽的神秘和震撼人心的美丽……

 

 

 



相关专题:
 
 打印本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 TOPñ

今天是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Copyright © 2004-2011

复旦大学运动医学中心 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与关节镜外科
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12号
电话:(021)52887113 (021)52888255 邮编:200040
 沪ICP备050498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