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加第十四届IFOSMA大会暨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CAOS)关节与运动创伤高峰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门诊预约
网站首页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赛事保障及世界各地游记>>世界各地游记
发表日期:2006年4月3日     更新日期:2006年4月3日      作者:陈世益   编辑:webmaster   有10600位读者读过此文 

获美国运动医学学院(ACSM)国际学者奖后谈访美经历

 

(2000年7月于Madison)

 

    曾在瑞典学习,对美国社会了解不多。这次作为美国运动医学学院(ACSM)颁发的2000年度国际学者奖(International Scholar Award)得主,受ACSM资助,对美国几所知名大学和医院的运动医学和骨科专业进行考察与学习,受到较高规格的礼遇。大部分时间是在威斯康星大学医院骨科运动医学和运动科学系工作,期间对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骨科运动医学进行为期二周的考察,与美国医生接触较密切,对美国医院、医疗体制、医疗保险制度和外科医生的工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当然接触的主要对象是外科医生,他们的经济收入较高决定了我所看到的光明面较多,有不少偏颇之处,仅供参考。

 

美国大学医院运动医学见闻

 

    威斯康星大学创建至今已经有151年的历史,主校园位于州府Madison市区风景秀丽的Mendota湖边,占据了几乎整个Picnic point半岛和大半个Madison市区的Downtown。是全美最美丽的几所大学城之一,该大学有4万多名在校学生,也是全美较大的几所大学之一。自1910年以来,其学术地位在公立学校中始终排名前十名内,每年用于科研与发展的支出,列全美大学前5名。而且这个城市多年来一直被列为全美最安全的10个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之一,全城人口仅23万。在威斯康星大学,ACSM指定负责接待我的两名hosts分别是Ji 教授和Tom 医生。Ji是一位成功的美籍华人,从事运动医学研究多年,是肌肉损伤自由基生化研究方面的权威;Tom医生是临床运动医学骨科医生,拥有M.D.Ph.D.双学位,他在肌肉损伤的治疗与研究方面,在美国运动医学界享有一定的名声,有关肌肉损伤方面的专题编著和审稿经常找他。另外两个联系密切的运动创伤临床外科医生是Ben Graft 教授和John Orwin 教授。大学医院和大学的运动科学系均在校园内,步行仅67分钟。

 

    运动医学诊所是一幢新建才3年的独立建筑,约1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包括运动创伤门诊,脊柱外科门诊,MR检查室,体疗室和职业病门诊等。Ben医生是专门从事膝关节损伤与疾病治疗的运动骨科医生,John医生是专门从事肩关节损伤与疾病的运动骨科医生。每周两次门诊,两天手术,门诊病人必须几周前通过门诊预约,往往要约到几月之后才可看到有名的医生。专科门诊每次总是很忙,运动医学有6间独立的候诊室,3位医学助理,医生没来之前在每间诊室内就已经安排好了病人,准备好病史,化验检查报告,影象学照片等,医生一到门诊,就立即开展工作。经过询问,检查和读片,很快作出诊断和提出治疗意见,除了药物处方和必要的检查项目由医生写在医嘱上,签好名外,其余的事均由训练有素的护士代劳,护士一边告诉病人到何处进行特殊检查,一边通过电话或电脑执行医生医嘱,通知相关辅助科室需要进行的检查项目和病人姓名,所有的化验均在一张纸上勾画。放射申请单用不着指明正侧斜或特殊位等,因为放射科见到这类诊断的病人,就进行常规加特殊位的X片摄影,一般膝关节5个位置,肩关节6个位置,配合的十分协调快速。一般的血液化验,由专科门诊的护士抽好血,编好号,由门诊统一送到中心化验室。医生用不着再写病历,只需在电话机上输入医生的代号和病人的医疗保险号,口述一遍病历和诊断处理意见,这个过程称之为Dictation,待下次门诊时,该病人的病历,已由秘书打成病史存入档案,送至专科医生处签名。病历既整洁又统一,十分好看。一般诊治一个病人约需1015分钟下即可完成。护士在处理医嘱时,医生已转到下一个诊室看另一个病人去了。这样半天下来,象我这样的参观者已经十分疲劳了,可是中午简单的午餐和休息后,下午又要参加病例讨论、或教学、或学术活动、或开会、或科研等。值得称道的是美国专科医生的水平确实很高, 他们一辈子从事某一疾病或某一器官的研究和治疗,敬业精神极好,而且护士的业务水平也非常高,配合非常专业。

 

    这次在美国医院的工作经历使我对美国运动医学的内涵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由于美国人喜欢运动,运动创伤的发病率较高,不但由运动产生的各种骨关节疾病和软组织损伤归于运动创伤治疗,而且关节的退行性病变也归于运动创伤治疗。由于运动创伤治疗的小创伤原则和早期功能恢复的优点,更符合美国人爱动的天性,深受美国人欢迎,现在许多美国大学医院的普通骨科与运动医学之间已有明确分工,大凡膝关节、肩关节、踝关节方面的损伤与退行性关节疾病等,都由运动创伤医生进行治疗。运动医学的发展结果也带动了运动体育疗法(体疗,physical therapy)的发展,许多骨关节疾病如果没有手术指征或需要通过运动锻炼来进行治疗,大部分医生均会建议病人进行体疗。各个专科均有自己的附属体疗室,骨科分成运动医学科、脊柱外科、手与成形外科、普通骨科四部分。运动医学有自己非常大的体疗室和水疗室,脊柱外科也有自己的脊柱体疗室。各自从事的专病不同, 体疗内容也不同。体疗没有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只有运动科学系毕业的体疗师。

 

    美国大部分的运动医学骨科手术采用小创伤关节镜技术,恢复快,不住院,以关节退行性病变、关节损伤和不稳、软骨、韧带修复,关节镜及镜下手术为多,即使是在我们国内认为比较大的膝关节前后十字韧带重建术,肩关节稳定性重建、肩袖修补、膝关节骨折、全膝关节等,也都是属Outpatient SurgeryBenJohn医生的手术时间安排在每周二、四两天,通常每天手术 10余个病人,手术接台时间安排的非常精确,事先安排好几点钟开始到几点钟结束基本无误。

 

    以下一些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手术衔接过程非常紧凑,设有麻醉观察室。几乎全部采用全麻手术,极个别病人用硬膜外麻醉,与国内不同,病人是坐着进行麻醉的。从送走病人到接来下一个病人都是由同一个麻醉师和手术辅助医生共同完成,术前术后病人均在麻醉观察室内调剂,前后两个手术衔接过程(包括下一个麻醉成功),一般在20分钟之内。麻醉技术非常熟练,术毕麻醉必醒。醒后立即抬高床头送麻醉观察室由病人家属和观察室医生共同观察23小时,无特殊情况即可回家。不象国内,两台手术之间的时间拖的太长,医生和病人均疲倦,一天没几台手术可开,病人对全麻的理解过于紧张等。美国手术室的条件先进,也非常周到,没有辅助护士由于医生临时需要某一特种器械,而来回跑找器械的现象。绝大部分器械术前已经准备好,特殊需要的专科器械均放在同一手术室的敞开式壁柜内或抽屉内,作好标记消好毒,随时可以取用。即使需要从储备室领取,也是一个电话,几分钟内立即送到。辅助护士不离开手术室。所用的手术器械一旦损坏或不好使用,手术护士立即将它单独放开,下次绝不使用,以保证手术顺利进行。病人特殊体位的固定,使用一种特殊的垫子(Bean Beg, 抽取汽体后立即凝固,随意塑型,固定体位,十分方便。全麻医生对病人的照顾十分周到,小到保护眼睛,用透明胶封住眼睛。譬如,肩关节镜手术过程中大量的液体冲洗会影响头颈部体温下降,麻醉师会将一个充气塑料袋放在病人头肩等裸露部位,用一种小型的暖风机连续注入暖气,以保证病人体温正常。关节镜手术的记录非常详细,统一规格,便于进行资料的统计分析,每台手术中发现的重要病理变化和手术结果,一式两份,均有彩色照片记录,是很好的病史资料和保护医生的证据。

 

美国医生的生活

 

   美国专科手术医生的收入相当高,他们并不忌讳我的提问。一般来说,在大湖地区的运动创伤正教授年薪可达70100万,副教授可达5060万,但纽约和加州的医生收入可能更高。我有幸受邀周末与三位不同专长的医生共度周末, 长了不少见识,也体会到美国医生的富有和社会地位之高。三位医生除了在市区的高级地段均有豪华住宅外,同时在远离MADISON市区,驱车4个多小时,约300多公里处一个名叫Minocque的小镇北郊,靠近加拿大的大湖区,拥有度假的Cottage。从英文字面上理解Cottage应该是小别墅或乡村小木屋,其实绝大多数已经是豪宅了。我喜欢旅游和欣赏优秀建筑,每跑一个地方,都会拜访一些知名的建筑。这几位医生所拥有的cottage丝毫不逊色于我在纽约长岛时曾拜访过的几处价值数千万美元豪宅。这个地区属于美国Wottawa National Park,有绵延几百里的森林湖泊,大小不同的水道将湖与湖之间串起犹如葡萄串串,十分象杭州美丽的千岛湖,只是这儿的树木更加高大茂密,生态环境更好,水质绝对的清澈见底,是一种沙质湖水。在这风景非常优美的大自然,没有任何污染,小鹿和狐狸大胆地在路旁嬉戏,傍晚时分常可见到黑熊在林子里散步,生态保护的极好。高大挺拔的红松和加拿大枫树林和谐地生长在一起,包围着一个个湖泊,宛如一幅风景优美的西洋油画。一条公路从遮天蔽地的森林中穿过,不时从一个个湖边掠过,映入眼帘的是沿着湖岸排列,掩隐在大片森林包围中一座座风格迥异的漂亮别墅,和从各自领地湖岸延伸出来的码头,停泊或游弋着各式各样游艇的湖面。

 

    周末对于美国人来说,最好的休息莫过于运动和晒太阳。 湖区有钱人在自己的领地范围内(临湖别墅前的草地或沙滩上)游泳、游艇、滑水、帆船、烧烤(barbecue)。几乎在湖边购置别墅的人家均有各自的名牌游艇,如mastercraft, crownlin等。Tom医生较年轻,在湖边购置的别墅价值40多万,包括4公顷的森林和80米宽的湖滨。Ben医生的别墅是5年前购的森林,当时化了30万左右,然后请人根据自己的要求设计成一座非常漂亮的宫殿式别墅,全部由优质的Oak园木(Log)制成。据说现在已涨到300万,当然,他的房子所处的地理位置也非常理想,座落在两大湖泊相连处的隘口一侧,三面环水,房子耸立在高高的坡上,巨大的圆木结构使房子十分坚固,所有朝南的房间都有落地玻璃直通屋檐,美国北部珍贵的阳光直泻室内,采光十分明亮,一览前方经过的所有船只。更为美丽的是屋前精心修饰的巨大草坪上有专为儿童玩耍的所有用品,儿童篮球场,还有方圆50公顷的森林属于个人财产和前后数千米湖岸的私有领地。

 

   有趣的是,三家家长不约而同地再三要求自己的子女称我为Doctor , 而不用称先生。因为他们认为在美国称呼医生是最大的尊重。

 

美国人的环保意识

 

   说起美国人的爱国热情和环境保护意识,确实另我信服。有二个机会,我是用挑剔的眼光 去寻找茬子,但没找到。74日是美国独立节(国庆节),全国非常隆重,各地根据自己城市的需要安排晚上放焰火的时间,美国人将此节日看作一年中四大节日之一。Madison市的焰火燃放时间早在年初就已通知出去,为了不影响环境,燃放点设在Mondota湖中一处突出的半岛上。许多美国人在太阳还未下山之前,就早早来到指定的几处观焰火草地上,用自家的毯子占据好有利地形(美国人也抢位置,与中国人一样),带来许多吃的东西和收音机,席地而坐。我和我的东家提早了2个小时去,已经没有位置,只能坐在边上。当焰火开始时,全城电台播放国歌,此时,家家户户带来的收音机派上了用场,共同开放,全体美国人起立,将右手放在胸前,伴着焰火的鞭炮轰鸣,共唱国歌。体现出一种强烈的爱国激情。焰火持续了1个小时,收音机里的音乐伴随着焰火的高低起伏与节奏,同步播放节奏相近的音乐,全体观众非常投入,焰火在贝多芬的音乐中结束。焰火后,我特地要求东家迟点走看看草地上有无残留物。结果令我惊讶的是,偌大容纳几千人的草地上竞没有留下一张纸头,瓶罐或食物残渣。当时我想,可能这个地区是大学区,这儿的人素质较好。几天后,当我在Minocque森林湖区的湖面上游弋时,特意寻找湖面上有无生活垃圾,几天下来竞又未发现一件垃圾。在Tom医生的别墅住的一天早晨,东家问我是否愿意一起去镇上,我暗想一大早去镇上不知干什么,来回跑30多英里,东家见我疑惑忙解释,只不过去倒垃圾,因为整个湖区,只有几个集中的垃圾收集点。可见,美国人的环保意识确实很强又很自觉,开车30英里去倒垃圾,我还从未听说过。

 

匹兹堡大学运动医学研究中心的暑期学生

 

    对Pittsburgh 大学的访问是受Savio L-Y. Woo 教授邀请的,这是我多年的愿望。Savio L-Y. Woo教授是Pittsburgh大学骨科运动医学肌肉骨骼研究中心(MSRC)主任,美籍华人,在运动损伤和骨科研究方面成果很多,是国际公认的权威,也是为数不多在美国骨科和运动医学领域十分有地位的华人学者,他是美国医学科学院和美国工程学院的双院士,台湾科学院外籍院士。去年荣获国际奥委会运动医学科学家金奖。匹兹堡大学的骨科由于在运动创伤方面的杰出成绩而享誉全世界,尤其在关节镜和韧带外科方面成绩显著。该中心名气很大,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访问学者、住院医生、博士后在此工作,常年不断。Woo教授告诉我,这儿学者最多时,每年容纳70—80人,足见这儿的辉煌和影响之大。

 

    引起我极大兴趣的是暑期学生“summer students”制度,这一期学生共16名,来自美国不同的州,最远的来自德州,都是慕名而来,利用暑期两个月,完全自费在此学习,其目的是为将来进入医学院学习增加个人经历和竞争力。所有的学生均为大学本科生,从二年级学生到毕业生,各人背景不同,有生物学专业、医学工程专业、或其他专业,通过在MSRC两个月的学习,了解医学研究的方法、步骤、熟悉论文的写作,自己制作论文报告,编印成册,和通过多媒体进行结题报告。由于有在MSRC的实习背景,为这些学生最终申请进入医学院继续学习增加竞争力。每个学生被分配由各个教授或博士后单独指导,完成指导教师课题的一个小部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同学们的动手能力十分强,从实验操作、写实验报告、整理材料、最终成文和结业汇报均十分认真,自己完成,非常象我国的硕士毕业论文。结束时,有一个答辩仪式,所有学生依次上台用多媒体方式汇报自己的研究结果,台下有评委老师打分,提问踊跃,答辩会由学生自己主持。答辩会后,Savio Woo 教授总结本期各位学生的特点,综合评委意见,选出最优秀研究奖。学生代表最后向老师表达感谢,赠送礼物。答辩会后,由中心出资举办小型告别宴会,所有的学生和中心人员均受邀参加。这儿出去的学生,都会永远记住这个中心,它不仅是著名的研究机构,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教育机构。

 

游密西西比河想到的......

 

    早就听说密西西比河是美国的母亲河,一直想有机会去见识一下。就象中国的长江、黄河一样,密西西比河是美国人的骄傲,世界第三长的河流。在威斯康星大学的最后一个周末,是与一位美国朋友相约驾车游密西西比河。我的这位朋友名叫Richard, 纽约出生的地道美国人,35岁,本人从事家族保险业务,对赛车有极深的兴趣,两年前我们认识,他两次访问中国,去年我访问纽约时就住在他纽约长岛的家里,结下了较深的友谊。早在一个月前,他听说我来美国访问,就与我约定,或者我去纽约,或者他来看我。我已经多次访问过纽约,这次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所以不想再去。Rich先生特意乘飞机从纽约经芝加哥换乘4个小时的飞机赶到Madison市来会我,陪我游览密西西比河,同时也领略威斯康星的乡村美景。我们租了一辆车,一大早就上路了。威斯康星州境内的密西西比河是整个流域的上端,与明尼苏达州和依阿华州相邻。密西西比河发源于明尼苏达州北部的伊塔斯卡湖附近,向南流入墨西哥湾全长3950 多公里。流域宽广,水量很大,水利资源丰富。若加上其主要支流密苏里河,全长可达6262公里,流经美国28个州。流域面积322万平方公里,约占领土的1/3。据说密西西比河最早的居民是土著印地安人,后来被欧洲来的移民占领,所以现在沿河的许多村镇都保留着不少名胜古迹,有当时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和荷兰人的村庄和建筑,不过这些建筑也就150多年,最长的还未发现超过200年的。许多地名也是以法文或德文命名的, Prairie du Chien De Soto La Cross 等。美国的历史不长,但美国人非常重视历史,有些老房子已精心修理,辟为旅游观光点,不少人家里还挂这祖上几代人的照片。

       

         我们从威斯康星河汇入密西西比河的交界处的Prairie du Chien朔流而上。美国的乡村景致也相当漂亮,威斯康星是全美国最大的奶牛基地,誉称为“乳牛之州”,一路过来,但见大片的农庄、草地、和奶牛,不时出现大片机械化浇水的西洋参基地。美国的森林保护非常好,美国有这么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还是大量地进口别国的资源,如石油、木材、天然气等,自己的资源基本不用,以后当其他国家的资源用光之后,他们可以无忧地享受自己丰富的资源,在移民政策方面也有这样的倾向,搜罗他国优秀的人才资源,这对我们发展中国家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保护我们的资源和人才。

   

    游程中发生的一件事,令人难忘至今,使我对在美国,人人注重诚信和良好记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的车子经过一个小镇时,由于在交谈,忽略了过小镇时汽车限速35英里的提示。很快一辆警车闪着红灯追赶上来,示意我们停下。Rich试图想向他解释什么,但警察很快拒绝了他任何理由的辩解,警察查看了Richard的驾驶执照后,示意我们坐在车子内别动。Rich和我都非常担心我们这次可能会吃罚单并罚钱,今天的游兴将受到影响。警察拿着Rich的驾照回到自己的车上后,通过车载电脑很快查到Rich的信用和保险记录,5分钟后警察回来,态度非常温和地说,“ 12年行车没有一张罚单,没有任何不良记录,是一个守法的公民。相信您的解释,这次不给您罚单。”并且十分友好地问我们是否需要当地地图。至此,我们松了口气。由此可见,在美国,诚信与良好的个人行为是多么重要! 

     

交流增加了解和友谊

 

    通过这次赴美访问学习和工作,不但对本专业的研究和学术发展方向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更重要的是认识了国际上本专业一些重要的朋友和师长。因东道主的邀请我作了三场学术报告,分别在威斯康星大学运动科学系,威斯康星大学医院,以及在匹兹堡大学医院骨科和运动医学研究中心,介绍了我自己的研究工作。说实在,初次的心情相当紧张和担心,也没有信心,主要是担心英语表达上的困难,因为我到美国还不到10几天,没有习惯美国人的语音语调,担心出洋相。但想到美国医生和教授既然愿意化时间来听我讲,他们肯定认为我作为ACSM国际学者奖得主应该有能力,他们也想看看中国教授和医生的水平任何,我更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好在出来之前我已用英语精心制作好多媒体幻灯,我的研究论文也经过精心准备。只不过在英文表达上突击了几个晚上,演讲的结果出人意料的好,无论是英文表达还是内容,都得到了高度的评价。以后的几次演讲一次比一次成功。威斯康星大学医学院副院长Dr. Susan Skochelak 特意约见了我,我们进行了长达60分钟的会谈,合影。此后,在我即将结束访问的时候,威斯康星大学的公共事务部主任也专门约见了我,我们进行了30 分钟的交谈,最后合影,有关消息配以照片刊登在校刊上。

  

       美国运动医学院(ACSM)在会议期间同步发行的“Sports Medicine Bulletin”中以文字和照片详细介绍了我的个人情况与访问。由于这次成功的访问,我们建立了进一步的联系。有了初步合作和互访的计划,我们计划2002年在上海举办一次以中美两国学者为主的国际运动医学大会, …… ACSM也特地向我约稿,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完成这篇稿子,还有赴澳大利亚的任务,这个帐只好欠着以后还……

 

    就我个人来说,这次学术访问是成功并有影响的,我深深体会到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加强,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也正在形成,影响正在扩大,中国学者独特的学术思路和研究成果如同中国的经济发展一样是不可忽视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机会走出国门,广交朋友,以扩大我国的国际影响,建立我们学校,我们医院在国际上的地位。我们不夜郎自大,也不必枉自菲薄,承认我们的不足,学习人家的长处,提高自己。善于总结和学习人家的经验,提高我们的认识和素质,是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兴盛的基础。不将出国访问和学术交流当作蜻蜓点水。最后的体会是,开展国际交往语言和基本礼节是十分重要的。

 



相关专题:
 
 打印本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 TOPñ

今天是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Copyright © 2004-2011

复旦大学运动医学中心 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与关节镜外科
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12号
电话:(021)52887113 (021)52888255 邮编:200040
 沪ICP备05049805号